初次來訪請注意這裡/
☆目前這裡緩慢更新狀態唷☆(逼近停更(欸))

‧這裡是蒼顏的邋遢窩,基本上我很和善。
‧內含管理人自我發洩吶喊,行走請小心。
‧此處偶爾會為腐爆彈轟炸區,不適者就叉叉離開喔:D
‧請不要留下注音文、攻擊性言論。
‧內容物包含創作和生活瑣事。
‧基本上為了大家閱讀方便不鎖右健,圖文創作想收的話請自取,轉載請留言。
‧所有文章皆可能為期間限定,無預警消失注意(?)

‧以上。祝您旅途愉快///(?????

※大魚(2009)生日快樂XDDDD(也太晚
※佟/夏為非配對意味,並且寫到離題注意(淦
※玩過Wii者比較懂(??)但是不要挑我BUG唷,因為時間太晚了我懶的去玩Wii確認設定(淦

※以下開始

 

 


  「早安。」
  輕盈的香味飄過鼻尖,伴著細微的、嗤嗤嗤的煎蛋聲。
  一個溫和的笑容遞上。

  這是一天的開始。

  「……早。」輕輕的打了個哈欠,被小兒子從背後施力推動的虞夏腳步緩慢地移動,踩著無節奏的嗜睡步調走到餐桌旁,
  然而身後的小兒子又馬上被廚房發出的呼叫聲給傳喚走了。
  「二爸早。」一邊撐著頭看著電視,虞因等著美味的早餐上桌,也回過頭來和剛落座的人打聲招呼。
  「早。」隨隨便便應了聲,虞夏也跟著把焦點放在電視上。
  晨間新聞中的女主播用清亮的聲音播報著即時新聞:昨晚凌晨三點發生一起小客車相撞事故,起因是一輛轎車闖紅燈才引發這場意外,肇事車主已經當場死亡,另一輛小客車內有夫妻和兒子共三人,兩人分別輕重傷,一人正在急救……
  「哈……」
  不知道是誰打了個哈欠。
  虞佟笑著將濃湯擺上了桌,「好了。」身後的小聿則端著莎拉,然後又咚咚咚的跑回去端過總匯三明治。
  ──於是餐桌滿了。

  「是說阿因,你們學期總成績應該快結算了吧?」虞佟一邊舀著稍燙的湯,一邊溫和的開口問道。
  突然間感受到一股壓力,虞因默默的嚥了下口水,放下正要咬下的美味三明治,「應該快了,沒有被當啦。」應該啦……他在心底一邊乾笑一邊補充,他期中考都有及格說。
  「是嗎,那就好。」虞佟又勾起微笑,但那上頭卻蒙上一層與溫和二字相差甚遠的淡色陰影。
  虞因決定今天要去教授確認一下。
  然後他發現坐在自己身旁的小聿似乎在偷笑他的窘境,於是他朝後者翻了翻白眼。
  「對了小聿,你今天還要去阿司那裡嗎?」虞夏把視線自電視移回餐桌,「我今天休假會待在家。」
  少荻聿偏了偏頭幾秒後才點下頭,「想去把書看完……」聲音細微。
  「嗯。」虞夏應了聲沒有反對,「那晚一點我帶你過去。」
  小聿又淺淺地點了頭。
  「欸對了二爸,你上次那個案件辦完了嗎?」虞因一邊嚼著佳餚一邊問,「犯人抓到了?」
  虞夏沒有回過頭,眼睛仍然直視著晨間新聞,略為草率的回答:「喔還沒,只抓到一些無關緊要的打手。」
  「夏還揍了那些打手一頓。」虞佟補充,輕微的笑聲從唇角溜了出來,「就是因為打過頭今天才會被上級勒令在家反省。」
  但顯然被強迫休假的當事人沒有任何自省的打算,他只用鼻子哼了一聲。
  「二爸你也不要老是這麼衝動,嫌犯的家屬又要哭著抗議警察打人了。」虞因爬了幾口莎菈取笑道。
  「囉唆!」
  頭上捱的那一拳直接的告訴虞因他調侃錯人了。

  虞佟笑了下,沒有做出阻止他弟弟對他兒子施加暴行的舉動,只有口頭勸阻:「別再鬧了,趕快把早餐吃ㄧ吃,不然阿因你又要遲到了。」
  「咦已經這麼晚了!」虞因一抬眼才發現鐘上的指針已經走到威脅他良好出席情況的位置了,他再遲到的話教授肯定沒那麼好說話!
  「你今天醒的比較晚。」虞佟開口解釋。
  「糟糕!」褐髮大學生連忙把早餐狼吞虎嚥的解決掉,所幸沒給噎著,「吃飽了!」他隨便的喊了一聲就衝進房間整理東西,又匆匆拉過側背包咚咚咚的跑出來,鞋子一套,一句我走了就從大門一溜煙的跑了。
  行動就如一陣風。或許這句稍嫌古俗的話正是虞因這連串動作的最佳寫照。
  看著兒子慌慌張張的衝出家門,為人父的也只能無奈的嘆口氣,「阿因這小子什麼時候才能穩重一點啊……」
  「我看還差的遠呢。」虞夏挑挑眉不留情地說道,視線依舊置於螢幕。

  少荻聿眨眨眼,把自己吃完後的空碗端到廚房。
  「啊、小聿,你碗放著就好,不用洗,等我一下我載你去阿司那。」虞佟朝廚房輕聲喊,放下空無一物的碗及筷站起身,「夏,我順便帶小聿走好了,你還是別出門好好休息。」他轉頭對吃的不甚專心的虞夏說,「還有別再看電視了,趕快吃一吃回房間休息。」
  「喔好啦。」虞夏回答的有些隨便,「那你帶小聿出門吧,碗盤等一下我再洗。」
  「也好。」點點頭同意,虞佟便回房間拿過公事包和外套,又回頭叮嚀了弟弟幾句:「難得的假日記得多休息,知道嗎?」
  「嗯。」虞夏應了聲回答,目光還是沒有離開晨間新聞,休息二字在哪阿真是一點說服力也沒有。
  而虞佟也只能在心底嘆口氣,帶著跟在他身後的小聿離開家去上班。
  
  於是虞家的早晨這般開啟了。

  待晨間新聞播報完畢,虞夏才端過碗盤踏出往廚房的筆直步伐。
  嘩嘩的水流聲揚起,水珠微濺。
  虞夏頗為輕鬆地清洗碗盤,印象中距離他上次洗碗已經過很久了,家中的碗碟一向是由他的兄長清洗。
  俄而,手中揣著又放下的碗增加,他才發覺到這個家的人居然有如此多。
  回憶以往他一個人生活的時日,甚至不需要沖洗任何的碗盤。他待在局裡吃外食的機會居多,和現在的光景相差甚遠。
  若不是那場車禍,所有的情況八成會和今天完全相異。

  水以急不可遏的流勢竄出,將碗上的泡沫連同油污一起挾走。
  虞夏的衣服於他不留意下溼掉一小片。
  事實上,在不知不覺間,立足於這個家中所流逝的時光已經有些漫長,當初的虞因還只有不到他腰部的高度,而今卻成了老是闖禍討打的大學生。
  ……或許在這個屋子內的時間傾流的比常態迅速,他才會沒留意搬著行囊進駐於此的記憶竟然是如此久以前,已經泛黃。
  ──幸福的時光總是過的特別快。──
  某廣播節目主持人最喜歡用的結尾語句就這樣偶然地、輕巧地浮現在他腦海。
  虞夏微微勾起唇角,幾不可見的角度,幸福的時光是嗎?他將最後一個碟子放下,用清澈的水稍微沖洗了脫去手套的手,水溫比他想像中的還要低了一點。
  輕甩雙手,把多餘的液珠朝洗碗槽甩去,他緩緩地打了個呵欠,哼著絲他不知名的、悠哉的曲調,慢慢踱步離開廚房,準備清閒地度過他難得的假期。
  幸福的時光啊。
  是否幸福他沒什麼概念,大概是吧。不過不管過的好或壞、不論時間流轉的速度快亦或慢。
  日子總是得這麼過的。

  「哈……」他又打了個哈欠,暖陽穿過窗戶映照在他身上。
  天氣挺好的。

  「早。」
  虞佟笑的很溫和,可下一秒看見他的桌子時那抹笑就僵住了。
  「早啊,阿佟!這是那個小姑娘也很大手筆喔,那個牌子的巧克力真的超貴的,不吃的話我可以幫你解決掉唷。」
  一聲長嘆。
  「真糟糕,明明說過別再送了……」虞佟下意識地揉了揉太陽穴,把三大盒精美包裝的巧克力禮盒堆到某人伸出的手上。
  「少女活力充沛囉。」玖深一邊說著風涼話,一邊拆開禮盒繁複的裝飾,甜滋滋地吃著巧克力,「唔、財力也滿充沛的。」
  虞佟真不知道遇上小海他除了嘆氣以外還能做什麼。
  明明也打過電話給對方,該說的都說清楚了,但現況仍舊沒有絲毫改變……說實在的,碰見小海後他發現自己不太懂時下的女孩在想些什麼。
  他一邊搖搖頭,一邊在辦公桌前落座。

  「話說回來,老大今天真的不來啊?」死賴著別人辦公室不走的玖深左手撐著頭,右手玩著盒子裡的褐色巧克力,上頭還有白色的愛心圖案,「我還以為老大會等不住急著想抓到兇手揍他一頓呢,我還帶了鑑識報告來的說。」
  「夏是很想來局裡沒錯。」虞佟著手整理桌子,漫不經心地笑著答,「但我叫他待在家裡好好休息,難得的假日嘛,夏平常太忙了,不把握時間休息總有一天會把身體搞垮。」
  玖深沉默,有些汗顏的瞧向同事面頰上的溫和笑容,他幾乎可以想像後者就是用這張臉強迫他家肯定急得想衝去現場的老大待在家休息……能治的了老大的人恐怕只剩阿佟了。
  ……果然這種好人才是最終極的BOSS嗎。
  不過這樣也好,老大每次都胡來,來個虞佟管管他倒算是好事,玖深有點無奈地這樣想,嚼著嘴裡的巧克力,上次虞夏受重傷卻死也不肯去醫院,硬是流著血帶滿身傷拖犯人回局裡,那時可真的嚇到他啦,「真甜,好吃。」
  他開始考慮要不要留幾個巧克力給虞夏,特別是草莓巧克力。
  「老大應該會喜歡吧……?」
  玖深抓了抓頭,走出別組的辦公室。

  最近的日子可真是安穩。

  大概是暖陽的緣故吧。
  虞佟突然覺得有點熱,他脫下外套掛在椅背上,才開始著手處理未完的事務。
  明明就像轉瞬間,但他調來行政組的確已經一段時日,比起在外頭緝捕逞凶鬥狠的歹徒,現在的工作平穩多了。
  雖然看著經手的殉職名單也會一陣心情起伏。
  警察這工作危險性一向沒低過,特別是他的雙胞胎手足把自己弄得整身傷的次數頻繁到讓他很頭痛。
  虞佟揉了揉微發疼的右側太陽穴,從小到大他沒有一刻不擔心虞夏。原因當然是因為後者太不懂得照顧自己,任何方面都是。
  瀏覽著電腦上滿是文字的檔案,他習慣性的推推因地心引力而些微下滑的眼鏡。
  虞佟其實不怎麼了解為什麼有人能夠拿工業用酒精消毒傷口。
  他的兄弟總是令他操心,起初對方還不住在現下這個家時更離譜,老是徹夜辦案惹得遍體鱗傷又不好好治療之外,三餐不定時還總是吃外食甚至嫌礙事不吃,他每次都幾乎要被對方氣昏。
  明明都到這個年紀卻還是跟個孩子一樣惹人擔憂啊……虞佟提起筆於文件書寫,藍色的整齊字跡在白紙上頭接連浮出,在如今科技發達、電腦廣用的時代已經鮮少有如此端正的硬筆字了。

  他自很早之前就這樣認為,家人以外,就屬兄弟最為重要。
  ──但事實上兄弟也是家人,一直以來都是。
  虞佟推開辦公椅站了起身,環抱兩個資料夾和許多欲飄揚的文件,踏著略微清晰的步伐,緩步走出行政組不算小的所屬空間,當他踏出第九步時恰巧經過雙生兄弟的辦公室,門敞開,他稍嫌愜意地往那裡頭瞧一眼。
  他偶爾會覺得讓虞夏搬進同個屋簷下是極正確的選擇。
  雖然是美麗的妻子過世後,雙生兄弟才得以搬進來,雖然他很喜歡他美麗的妻子,不希望她於意外中離去,雖然他一點也不希望有這場車禍的存在。
  但他少些時候真的很慶幸這場意外讓虞夏搬進現在的家。這或許也是這場車禍所帶來的結果中唯一的正向發展。
  尤其是看了虞夏凌亂且被文件、報告填滿的辦公室,他深切地如此感覺。

  他的雙生兄弟不太懂得照顧自己,於任何方面都是。

  「嗨,嚴司大哥。」
  虞因率性地打了聲招呼,雖然對方已經衝回室內,而後他像是在自己家般自若地往裡頭走。
  來了次數多至數不清,他對這裡熟稔也是當然的事。
  走進客廳便發現剛剛幫他開了門又一溜煙跑走的房屋主人正坐在地上和少荻聿進行不知道第幾回合的電視遊樂器大戰。
  原來這麼急著跑走是因為遊戲玩到一半是嗎。虞因略微無奈地勾了勾嘴角。
  「唷歡迎。」嚴司遞上遲來的回應,甚至視線沒有離開螢幕的打算,反倒一旁的小聿還和他對上視線。
  虞因把書包任一旁丟,往沙發一坐,張著眼看嚴司及小聿玩Wii。
  其實從玩Wii這種小事就可以看出一個人的個性,他不由得這樣感覺,嚴司拿著操控桿的動作漂亮、揮舞的方式俐落到位,而相較之下小聿的動作就明顯縮澀了些。

  「咦?」虞因的視線置到螢幕上,「嚴司大哥,你Mii是特別做的喔?」
  嚴司點點頭,他所操控的角色有著淡色的長髮紮成馬尾,還掛副眼鏡,少荻聿的角色則是黑色短髮,眼睛是淺褐色,恐怕是沒有紫色吧。
  儼然和操控者有極高的相似程度。
  「某天無聊的時候做的。」
  剛好螢幕上跑出Win和Lose的字幕,也就是遊戲告一段落,嚴司將螢幕調往Mii,一個一個挑出虛擬角色,「你看,你、阿佟、老大和我室友都有唷。」
  「……」虞因眼光停駐在一頭褐卷髮的小小人物上,心底湧起無奈又好笑的情緒,「……嚴司大哥你還真閒。」
  「還好啦,反正滿好玩的,也不會做很久。」嚴司聳聳肩,「倒是在老大和佟那裡卡了很久,Mii裡找不到阿佟的髮型,只好用老大的將就一下,結果分辨兩個人的方法只剩眼鏡。」
  虞因跟著瞧向電視上頭兩個相似度高達九成的角色,「反正大爸和二爸本來就很像,沒差啦。」
  說不定相似的程度還超過螢幕上那兩個虛擬角色也說不定,他在心底隨意想著,少些時候連他都會弄混那兩兄弟。
  正是因為如此他才會直接把自己當作有兩個父親。
  仔細回想,虞因卻怎麼也想不起來自己是從哪時開始稱呼虞夏成二爸,而不再是叔叔。
  似乎自然而然就這麼喊了。
  大概是自對方搬入他們家庭的那刻起,虞夏就乾脆的進駐他的生活,自然得就好像本來就該如此似的。
  彷彿他本來就該有個二爸般。
  虞因搔搔呈現自然捲的褐髮,接過Wii的操控桿,代替去倒飲料的而離席的嚴司陪小聿玩起釣魚,沒想到魚竿才一下水就恰巧逮到一條魚,操控桿頓時大震,稍微嚇了他一跳。

  他有時候真懷疑自己打娘胎時就知道會有兩個爹,還會踢著老媽肚皮抗議其中一個爸爸居然這麼暴力。
  想到此他便下意識的揉了揉快被敲壞的腦袋,然後這個時候小聿就輕易地從他魚竿底下搶走最大隻的那條魚。
  常有人說他家的兩個爸爸很像,八成是指長相,又有人常說他們倆實在差太多,於個性上。
  但虞因其實偶爾會覺得他們長的完全不相同,或者性格上根本相差無幾。
  總是相似又不相似,究竟是他家老爸是特例還是說這世界上所有雙胞胎都這麼矛盾?
  他有時候真的挺懷疑的。

  不過這根本不重要。
  重點是不論那兩兄弟長的像或不像,好歹也讓外皮的那層娃娃臉隨著時間改變吧!
  虞因每次被錯認為兄長時真的是欲哭無淚。

  「啊!」
  褐髮的角色跪下來了,頭上冒出大大的LOSE字樣。

  「回來啦。」
  屋內的虞夏漫不經心的說,「佟晚一點就回來了,他順便去買晚餐。」
  「喔,那我先去洗澡。」虞因聳聳肩,反正他不怎麼餓,他轉過頭望向身後的小聿,「還是你想先洗?」
  少荻聿小幅度搖搖頭,稍微提高手中的書,明顯表達出他打算打發這段時間的消遣為何。
  「嗯哼。」虞因哼著歌往房間走了,打算放下側背包並準備替換衣物。

  而下一段對話的開啟是在十六分鐘後。
  「我回來了。」
  開口的是手裡揣著晚餐的虞佟,「等很久了嗎……阿因和小聿呢?」
  一個人待在客廳看電視得虞夏轉過頭看向自己的雙生兄長,「阿因剛剛去洗澡了,大概過幾分鐘就會出來,小聿剛剛在沙發上看書看到睡著,被我趕回去房間睡。」
  「嗯。」虞佟點點頭,將晚餐放到桌上,「那就等阿因出來再去叫小聿起床,然後一起吃飯好了。」他說完後也在沙發坐下,跟著看往電視。
  所謂的電視節目又是新聞。
  美女主播正講著一起搶盜殺人案件,畫面上映出滿是血跡的現場,雙子在裡頭也瞧見了幾個同僚。

  似乎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一起在家吃晚餐了。
  虞佟在視線移到桌上的烤肉便當時冒出這種想法,或者其實該說他和夏已經很久沒有準時下班過,特別是後者,夏十天裡大概有七天都在局裡吃,剩下三天則是在現場吃飯。

  最近的日子十分平靜。
  兩人不分先後的闔上雙眼。
  其實他們都不怎麼清楚以往和今日的差別於何。
  他們仍舊坐在對方身旁。
  從以前就走在一起,小時候總以為能夠一直待在對方身畔,直到成熟後理解不可能永遠有對方相陪,平和的接受、平和的放開手讓對方或者說讓命運走;於是其中一人和妻子成家搬進溫馨小家庭,另一人因為工作不定且須強烈機動性便單獨居住在另一處只用作睡眠的地方。
  他們曾經以為會就這樣拉遠彼此的距離一些。
  或許是命運的牽引,或許是剪不斷的緣分,或許真的只能用如此陳腐爛俗的語句去形容這般情景,總之分開一段不長的時間後,他們又同住於一個屋簷下。
  直至今日。

  所以說,長相和過去相同,身旁的人和以往相符,現況與回憶之差究竟在哪裡?
  大概只有虞因和少荻聿的出現才能證明時間真的有在這個家流轉。
  什麼改變、什麼沒改變。
  雙生子仍舊雙生子,冬夏依然冬夏。
  什麼沒改變、什麼改變。
  比起陳舊回憶中的景像,桌上多出了兩個碗。

  而最終這些芝麻綠豆、庸人自擾的小事情都不重要,不管變或不變、重要的也僅只於彼此罷了。
  「啊大爸你回來啦?」
  「嗯,去小聿房間把他叫起來,吃晚飯了。」
  「喔好。」
  最重要的東西也不過就是彼此。
  也不過就是現在這個屋簷下。

  「小聿起來囉,大爸買晚餐回來了。」

  於是一天即將邁向終結。

  「早安。」
  然後這是隔天的開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整個很平淡有沒有(淦
不知道為什麼我因與聿就是會寫的很平淡XDDDDDDDDDDD  大概是因為因與聿有點太幸福,我喜歡幸福的那種淡淡的、輕柔的感覺XD
這次的文依舊想給的東西很多,然後塞在一起就離題了(淦
所以說再看一次終結根本是妨害作業(??????

阿我再說一次,這篇沒有CP喔XDDDDD   我因與聿無CP說XDDD
因與聿我只喜歡那種很淡很淡的生活感XD
至於我想表達些什麼我覺得還滿明顯的就自己看吧(欸

其實我滿羨幕那種寫文可以用很漂亮的辭彙或複雜語句的人,感覺起來就很有氣質(?????
雖然也不是辦不到,但每次想要學人家寫很漂亮的文章,結果還是會改回來平常這種比較淡的筆調XDDDDDDDDDDD 真討厭+3+//////
特別這篇真的很淡XDDDD||||||||||||||||
真希望可以挑戰新寫法(???????
不過其實硬要說的話這篇也有用一點新的東西,譬如穿插法用超多什麼的(?????
可是完全沒有突破感(倒)  反而覺得大家應該會看到混亂(?????
SO SAD~~~~~~~~~~~~~~

好啦反正我終於把去年的生賀都補完了。
接下來終於可以趕今年的生賀拉XDDDD

 

其實我每次寫到一半都有很多話想在後面跟大家分享XDDD
但真的寫完在打的時候卻會想不起來要打些什麼X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D|||||||||||||||||

總之大魚SO抱歉啦這篇寫的有夠不滿意  看在這麼多字的份上你就將就一下吧

反正(去年)生日快樂啦XDDDDDD 然後感謝你的包容和幫助wwwwwwww(淦

創作者介紹

唇角以上。

p174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第一次收到生賀的大魚子ˇˇ
  • 嗚啊我看到了啦!!!!!!!!!!
    真的是平淡又幸福啦怎麼回事??
    沒關係好不容易看到因聿文我就大發慈悲原諒妳(何
    其實我超開心的阿第一次收到賀文XDDDDDDD

    大姊人最好了ˇˇ明年請繼續多多愛護我XDDDDDDD
  • 就說很平淡啊你也看看標題就寫的這麼明顯了(硍
    我就是喜歡生活感咩XDDDDDD
    大發慈悲是怎樣XDD!!!!!!!
    恭禧XD(?

    明年我會繼續蹂躪你的請放心交給我(?

    p17423 於 2010/04/17 23:11 回覆

  • 鴛 雪
  • 大大的文筆好棒>///<
    雖然很平淡卻讓人看著看著也淡淡微笑
    好喜歡因與聿給人的這種平靜卻幸福的感覺:)
    另外請問大大這篇文可轉嗎?
    學校社團幹部編輯能力測試作業,會標明作者和網址,作業不會外流
    我超想抓咱主編大下來因與聿坑的啊啊啊啊啊(笑)
  • 哇感謝你的肯定><
    謝謝你沒有嫌棄它太平淡!!!我也很喜歡因與聿那種生活感呢,雖然原作總是一場場案件很緊張(笑)
    雖然我有點聽不太懂到底要做什麼(爆),但轉文是沒問題的喔:)
    並祝你成功的拖人入坑XDDDDD

    p17423 於 2015/04/05 23:36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