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愛麗絲

說點什麼話 從來都不具備自信
我的腦袋是這樣建議的
那麼,如果兩者都已經被制約了該怎麼辦呢
色調 之大膽抑或熱情什麼的 只是很想睡而已 

不如在夢中相會吧

 

 

 

 


 

嘛,是傳敘課自由書寫下的產物。

詩什麼的,對我來說意象總是太遠。
總之還是在「控制」下的正向結尾。

 

老師說,有在寫文的人,無法藉由自由書寫而寫出淺意識。
他說碰到這種人,就得用畫的才行。

我沒說出口的是,對於繪畫我恐怕更加的被控制吧。

 

但我不懂呢。
我以為,自己以往的、抒情式的書寫,即是寫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我認為那是真實的──即使晦澀。
我以為,自己這樣熱愛於書寫的人,總是以剖開自己的方式在書寫的。

但原來,自己的文字終究還是片面或表面嗎?
又或者說,自己所以為的那些思緒、其實並不具備思緒的資格嗎?

 

對我而言,自由書寫一直以來都沒有特別感覺的那個自己。
究竟是因為平時就一直書寫著自己的聲音和思緒,慣於剖開後,便覺得自由書寫和平常的寫作沒什麼兩樣。

還是,真的像老師所說的、我和那些那以往遇過的無感的人一樣、

掌控著文字、亦被文字所掌控呢。

 

我有點茫然。

這大概是我今天一邊書寫一邊想睡,然後同時間糾結在自己心中的問題。
嘛總是還是睡覺吧w

創作者介紹

唇角以上。

p1742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